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
您的位置: 首頁  > 電力現貨市場  返回

負電價究竟有什么用?

作者:中國儲能網新聞中心 來源:享能匯 發布時間:2020-04-25 瀏覽:
分享到:

中國儲能網訊:2020年4月13日13時,山東實時結算電價為-20元/MW。山東2020年第一次電力現貨調電首日運行中,再現負電價。這是繼2019年12月11日13時,山東電力現貨日前出清價格出現了-40元/MW的價格后,第二次出現負電價 。

公元前500年,希勃索斯發現了無理數,為數學開辟了新的領域,卻失去了生命。感謝山東電力行業主管的開明,沒有像消滅無理數一樣消滅負電價。當然,在八個省的電力現貨試運行中,是否已經淹死過希勃索斯,不得而知。

只是,大家沒有能看到那艘翻掉的船。

負電價的成因,眾說紛紜,不再評說。但負電價的價值,難以忽視。負電價對化解電力供需矛盾的作用,就像無理數對數學的作用一樣大。

2015年第二次電改之初,行業的學者和從業者們就憧憬,中國什么時候能看到負電價。很多猜測是要到現貨運行穩定以后才會出現,事實證明,所有的重要事件,都會與我們,不期而遇。

千呼萬喚的負電價,究竟對電力系統有什么意義呢?

對于參與市場交易的大用戶講,肯定非常開心了,多用電還有錢可以拿。但是,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,負電價最大的問題是,也將帶來高電價的時間增加,不然就會造成電源側的巨額虧損。高電價和負電價的波動范圍,會讓大用戶主動思考自己的電能使用的時段和工藝上是否可以調整。只有用戶仔細了解并主動去調整生產工藝的耗能,才能讓需求側管理擺脫叫好不叫座的尷尬局面。對自己的耗能能夠自主調整了,工藝上節能的空間才能發現,制約中國工商業成本降低的能耗過高問題,才能得到解決。

售電公司和儲能廠商,肯定會為負電價歡呼雀躍。沒有波動的現貨電價,或者說現貨的波動范圍過小,售電公司就難以擺脫關系營銷和同質化服務的困境。幫助中小用戶進行負荷管理的作用,也就發揮不好。儲能設備的價值,就來源于電價的波動。負電價和預期中的超高電價,給了儲能設備更大的盈利空間。節點電價的變化,也將為儲能設備的合理布局帶來了遐想。

發電企業在負電價出現,難道僅僅是受害者嗎?不一定。一是機組的中長期合約如果足夠多,能夠覆蓋低負荷段,實際對這些機組,負電價并沒有帶來實際損失。二是發電企業如果主動進行技改,降低最低技術出力,其實也存在從負電價中套利的空間。

進入2010年后,中國的煤電機組的利用小時, 早就低于5000小時的經濟范圍了,但是增加新的煤電電源的積極性仍然不減。從表面上看,電網接入大量的可再生能源后,頂峰需求需要一定的調節容量,但這部分調節容量需求究竟是靠增加煤電機組來解決?還是靠增加燃機解決?或者通過儲能設備和用戶需求側管理來解決?在原有的電價體系下,似乎是通過火電機組經濟性更好,但電價波動范圍增大后,其實更好的解決方案,已經不是增加調節性能相對較差的煤電機組了。少裝甚至不裝火電機組,才能讓火電利用小時回升。中國的煤電機組利用小時如果從目前的4500小時增加到5000小時,10億煤電裝機將發揮11億煤電裝機的作用。按照4000元/KW裝機成本計算,將節約4000億裝機成本,這將極大的帶來電價的降低,帶來社會福利的提升。

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進行電源側儲能管理的積極性,也會得到激發,而非目前的一味抱怨棄風、棄光率高,讓電網背這個背不動的鍋了。

負電價對電網就沒有意義了嗎?高電價抑制了不必要的需求,負電價激發了主動吸納電網無法吸納的能量,將使電網建設不必為了很短時間的尖峰負荷,就去建造大量的輸變電資產。少增加不必要的輸、變電資產,降低電網低效投資,將帶來輸配電成本的下降,最終將降低輸、配電價。

負電價,在山東電力現貨的元年,看似只邁出了一小步,最終,會成為山東電價制度改革的重要一步。

關鍵字:電價

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: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儲能網:xxx(署名)”,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(中國儲能網)。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儲能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與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(或配圖)內容僅供參考,如有涉及版權問題,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。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,想了解更多內容,請登錄網站:http://www.722623.buzz

相關報道

网赚靠谱